当前位置:首页>奈何情深入人心

奈何情深入人心

|作者:静芙|发布:2020-01-20 10:53:17|

第1章 再遇 

豪华的酒店套房内,醉的一塌糊涂的女人踉踉跄跄出来房门,里面只剩下大声哀嚎的男子捂着下/体蹲坐在地上。

女人拎着包晃晃悠悠的走进电梯,电梯刚在一楼打开,就看到外面有十几个西服男子朝她恶狠狠地冲过来,“快抓住她,竟然敢踢伤少爷!”

女人酒意一下子醒了几分,精致的脸蛋闪烁恐惧,飞快关上电梯门,直接按到了顶楼……

她在楼层里迷乱的狂跑,手不断在推房间门,她要找个可以躲藏的地方。突然她推开了一个房间门,门没锁,于是便急忙闪身钻了进去。

听着外面走廊传来嘈杂的追赶声,她倚在门上恐惧的颤抖,无助的慢慢滑落到地上,抱紧双膝豆大的泪珠落了下来。

今夜原以为找到了一个可以救公司的人,谁能想到那个柳子善竟然是衣冠禽兽,要不是发现的及时,后果可想而知啊。

眼前套房里没有人影,水晶灯洒下柔柔的光芒,“吱”的一声,浴室的门开了,一个披着白色浴袍的修长优雅男人走了出来,当深邃的黑眸看到垂头坐在门边的女人,脚步骤然停下,两道英挺的剑眉蹙了起来。

这家酒店好大的胆子,难道不知道女人是他避之不及的事物?竟然还敢往他房间里送女人!他们就不怕在a市除名?

这时女人听到了脚步声,惊吓的抬起了头,远处的男子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,一双狭长的眼眸正眯着看她,里面犹如藏着两颗黑夜里的寒星,闪烁着阵阵寒光。

女人身子一下子僵住了,原本如月光柔美的眼神立刻迸射出浓浓的恨意,该死,这个人竟然是陈天翊!这个曾让自己魂牵梦绕的男人!这个曾令自己痛彻心扉的男人!这个改变自己一生的男人!化成灰都不敢忘记的男人!!!

陈天翊绝美的唇勾起一丝冷笑,自然也是认出了女人,鼻子哼了一声,“唐雅,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想到以前和他的种种,唐雅愤怒握紧手掌,指甲深嵌掌心肉里而毫不所知,猛然站起身,伸手去抓门上的把手,当手上/传来冰冷的金属温度的时候,她的心一下子清醒了,外面抓她的声音几乎就在门外响起。

“那个女人就在这个楼层,赶紧去每一个房间的去找,一定把她找出来!”

陈天翊看去门上的冷眸微微眯起,外面竟然有人在大张旗鼓的找她?看来是惹了大麻烦,他薄情的唇勾起莫测高深的笑意,“唐小姐,你似乎遇到了麻烦?”

唐雅放开门边的把手,慢慢地转过身,咬着嘴唇看着他,如果还有一丝可能的话,她绝不会求他,甚至都不想再看他一眼。

他带给她的除了背叛,还有屈辱,五年了,从看到他与一个女人躺在床上,到自己轻轻关门离去,整整五年了!

唐雅张了张嘴,求救的话始终没有说出来。

陈天翊讨厌唐雅对自己这种生分到骨子里的态度,眉毛用力上扬,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一丝残酷的味道,“唐小姐,这属于我的私人房间,既然你没事的话,请你马上离开!”

他冷笑的抬手示意了下门外,神色淡然的走到了床边。

唐雅紧抿着嘴唇想了一番,最终咬了下唇角来到他的身前,仰视着这个比自己高出一头的男子,“我需要你的帮助!”

陈天翊等待的就是这句话,嘴角勾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,抱着双臂居高临下俯视着她,“说说看,你需要我提供什么帮助?”

唐雅深深吸了口气,艰难地措辞道:“陈先生,你也听到了外面有人正在找我,我要在你房间里躲一下。”

陈天翊凝视着一脸期待的她,有些嘲讽地说:“真是可笑,外面的人似乎在挨个房间找你,你能躲在哪里?”

唐雅眼睛飞快扫过房间,卫生间?桌下?饮水机旁?不行不行,都太显眼!

目光落在床上,脸上忽然一红,深深地看了一眼陈天翊,在他一脸阴谋得逞的坏笑中跳上了床,钻进了被子里!

 1/8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页 尾页
神奇推荐位
  • 一世长欢

     / 著

    她本是他的救命恩人,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他救下来的人却让她国破家忘。 青梅竹马七日心头血,他说血流尽之日就是她嫁给他之时。 亲生父亲含恨自杀,整族人的安危握在她一人手里。 她忍辱负重,却落得一个叛国、爱慕虚荣之名……...

  • 帝少逃妻拥入怀

     / 著

    她遭人设计,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。 所幸有萌宝助阵,她翻身斗心机白莲花和心狠手辣的竹马,但面对高冷总裁的独宠爱恋,她又该何去何从……...

  • 天才毒医妃

    芥沫 / 著

    她是医学世家最卑微的废材丑女,人人可欺;他却是天宁国最尊贵的王,万众拥戴,权倾天下!大婚之日,花轿临门,秦王府大门紧闭,丢出一句“明日再来”。她孤身一人,踩着自尊一步一步踏入王府大门…… 殊不知:废材丑女实为貌美天才毒医! 新婚夜救刺客,她治完伤又保证:“大哥,你赶紧走吧,我不会揭发你的。” 谁知刺客却道:“洞房花烛夜,你要本王去哪?”...

  • 邪王神医

    贫嘴小丫头 / 著

    她谋害王爷反被溺死,再世为人,草包小姐变神医!从此废材翻身把位上,素手一出,病痛全除。什么?悔婚太子要回心转意?神秘盟主想和她谈心?第一神医还要做她的‘闺蜜’?铁树开桃花,她自然要笑纳,只是,这差点被她淹死的病秧子王爷怎么也来凑热闹?...